御宅屋 > 其他怎样红包开挂抢红包 > 鬼术大宗师 >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主
????“他答应过我,不会杀她的。”

????“不杀她,但也不会轻易放过她吧,依着陈凡的性子,要是不把她弄个死去活来的…”

????“那我管不着。”

????女人一挑眉毛,看着小姐姐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戏谑,她笑了,“你还真是心宽呢,我很好奇,这些事你难道真的不在乎么?”

????“这是我的家事,与你无关,难道不是么。”

????小姐姐说完,木然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笑意,“我只需坐镇此处,让他后顾无忧,其余的一切,交给他也就是了。”

????“你觉得他能活着回来么?”

????“这不好说。”

????“那你就不担心他就此去了?”

????“哼。”

????小姐姐冷哼一声,略显邪魅地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大不了,我随他一起去了也就是了。”

????“你还真是用情至深呢。”

????苏欣冷笑了一下,耷拉着眼皮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小姐姐,“你似乎,已经忘了主人的嘱咐了,入戏太深,无法自拔了吧。”

????“我知道你是谁,其实你用不着把自己弄成苏欣的模样。”

????小姐姐并没有因为女人的话表现出太多的惊慌出来,都是一个山上下来的狐狸,扯什么聊斋啊,这天底下懂得身形变换的人有很多,会易容的人更多,以小姐姐的心思,从这女人一进来其实就已经露出马脚了,只是她自己还不知道罢了。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女人一挑眉,笑吟吟地看着苏沫。

????“从你走路的姿势。”

????小姐姐说得轻描淡写,末了还加了一句,“另外,你的腿不苏欣短一些。”

????“那你知道我是谁么?”

????女人并不为小姐姐的挖苦而感到生气,反倒是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如果你猜对了,说不定我会放你一马。”

????“你觉得我很怕你?”

????小姐姐似笑非笑地低头品茶,“你的主子只是你的主子而已,不是我的,我做什么不做什么,你管不着。”

????“可你妨碍到了主子的事儿,你知道他的作风的,妨碍到他的人,都得死。”

????“你在恐吓我么?”

????小姐姐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冷笑愈发地明显了。

????“苏欣”靠在了沙发上,懒洋洋地翘起了二郎腿,“自从得到了烈日阳炎以后,你的自信似乎增加了不少,可你别忘了,如果没有拿下你的本事,我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你或许有这个实力,不过,你似乎忘了什么事。”

????“哦?你说的是?”

????“哒,哒,哒。”

????高跟鞋踩着楼梯,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短发女人慢慢地走了下来。

????“苏欣”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正巧,那女人也正在耷拉着眼皮看着她。

????她的身上,隐隐地有绿光闪动,眸子里,依然是那让人感觉不像是来自同一个世界的幽幽的光。

????“苏欣”没动,但脸色却是骤然一变,他倒吸一口冷气瞪大了眼睛,“你!你是!?”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

????女人开口了,眼神里透着一抹轻蔑。

????“你知道我的主人是谁吗?”

????“苏欣”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再也没了之前的淡定。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后来的女人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模样,“我只知道,你是夫君是敌人,这就够了。”

????——割——

????“我的天,这两个家伙都是什么玩意儿…简直是怪物啊…”

????黑暗的角落里,已经有人一面藏着自己的身子一面小声地议论起来了,“这两个家伙简直就不是人啊,这什么跟什么啊,完全是在厮杀嘛。”

????“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放屁!你知道他们俩是谁吗?”

????“好像你知道似的!”

????“道长,这俩人到底什么来路啊?”

????“你们真的不知道这是谁吗?”

????一个苍老的声音出现了,弯腰驼背的老头儿手里捏着拐杖,沙哑着声音却目光炯炯地盯着面前风卷残云一般缠斗在一起的两个人,“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一代魔神,刑天!”

????“他就是刑天!?我草!”

????“刑天不是被封印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刑天是在为谁卖命?真不知道有谁能号令得动这个人!”

????“他不是在为别人卖命,他是来报仇的!”一个沙哑的老妪的声音也出现了,背着手,从阴影里探出那努出来的皱巴巴的嘴,一条细长的红舌头,一下一下地往外吐着,“那个叫陈凡的男人,并不是什么鬼门儿里的天才少年,难道你们几个老家伙都没看出来么,他的来头,也不小啊!”

????“北曱鬼王。”

????中年大叔的声音,倒是挺淡定的,“曱王赢勾,当年被世人认为是僵尸四祖之一,实力强大,不死不灭,《百鬼图》列他为第十一位,就连提婆达多见到他都避让三分,当真是个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棘手角色。”

????“你说他是赢勾转世?”

????“不,不是转世,是重生,赢勾是不会死的。”

????“…”

????众人面面相觑,在一阵“嘶嘶”声中懵逼得不得了,“不会死的?”

????“对,不会死的。”

????说话的人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有一个古老的传说,说他来自冥府,专门司掌刑杀,以全天道,对于寻常的妖魔来说,这家伙就是个活阎王,仅仅在当年,他就叫许多大妖闻风丧胆了,难怪这小子如此难对付,连蛇王都被重创至此。”

????“那我们还要不要冲上去?”

????“再等等。”

????男人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等一个机会。”

????“魔神刑天在《百鬼图》名列第二,就算他是曱王真身,怕也难以招架吧,假若真的让刑天将他摄了去,我等岂不是白忙活了?到时候,怕是主子也要生气的。”

????“那又如何?需知,从我等背叛蛇王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已经没了退路了,汝等无需多言,只等我号令也就是了,是非成败,都在这一回了。”

????“那,那个妖僧怎么办?”

????忽然间有人提醒了一句,众人几乎同时将目光投到了那个隐藏在阴影里默不作声的漂亮和尚的身上,那妖僧一直聚精会神地盯着中间的战团,似乎完全没有要搭理这些人的意思…

????“嘶——”一条大蛇,悄悄地吐了吐舌头。